引子:
 
任何故事都有一個開頭
 
或許那個開端太過平凡無奇
 
或許那些故事不夠引人入勝
 
或許那些曾有的眼淚和悲傷,微笑和喜悅,只是一些歲月的殘影,慢慢淡去,慢慢平靜
 
但何其有幸,無數風雨之後,我們可以笑著歷數流年
 
十年,三千個日夜,你們扶持著一步步走來,且不說經歷過什麼。但看那份感情,厚重且深遠
 
感謝你們一直生活在攝像機前,讓我們不至於錯過
 
感謝你們一直站在臺上,讓我們不至於想念
 
感謝你們一直握緊彼此的雙手,讓我們不至於唏噓著緬懷
 
你們一直是我們最大的驕傲,從開始到現在到永遠
 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1998年,你,19歲
 
1998年3月24日,請讓我們銘記這個日子。
 
以後的韓國國民長壽組合,眼前怯生生的青澀少年,神話,在經歷了漫長而又充滿希翼的等待之後,終於,登臺出道。
 
本名:文晸赫
英文名:ERIC
第三個加入神話的成員。擔任英文RAPER
 
你的簡歷上當年也就只有這麼一段話吧,和其他人一樣,沒有背景,沒有資歷。
 
面前站立的是兩個先進來的弟弟Steve和Jason,三個人,竟然驚奇的互相認識。
 
原來你們就是後來變成andy的Jason口中的LA派。
 
再然後,韓國派的minwoo、dongwan、junjin先後到來。
 
原來LA派提出去喝酒,是只有LA派的幾個人去的……
 
原來LA派的已經變成hyesung的steve和韓國派的金東萬,竟然為了食物曾大打出手……
 
原來LA派的你,竟然喜歡藏在浴缸、衣櫃、桌子底下嚇唬所有的成員,導致某些人後來的習慣是一進屋就要打開衣櫃,看看桌子底下……
 
一群大男孩兒磕磕絆絆的在一起渡過無數時日,任誰想不到,彼時吵鬧無休的六個人,以後如何會成為血濃於水的家人兄弟。
 
所謂一見誤終身,當如是。
 
一輯,《終結者》,一切卻只是開始。
 
這一年,你們第一次拍MV,第一次進錄音棚,
 
第一次上電視,第一張專輯問世。
 
這一年你們經歷了太多的第一次,當然,也有第一次的失敗。
 
海邊的風景很美,孩子們快樂的玩水很美,俏麗的東萬,小巧的minwo,清秀的junjin,可愛的andy,秀麗的sung,以及那個髮型怪異但還算可愛的你。
 
只是,當時韓國那惶恐如世界末日的景象,誰也無暇去理會幾個少年的海邊歌謠。
 
現在想來,當日的你或許會把失敗歸結於那場該死的莫名其妙的大水,但後來的你,再不會。
 
昏黃的畫面,緩動的情節,不知所云的歌詞,你們唱著《終結者》,卻不是當年歌壇的終結者。因為同樣在這一年,H.O.T發行了他們的經典《希望》,而SES亦推出了她們第二張韓語專輯《SES2》,連續十周稱霸KMTV排行榜。當時當日初出茅廬的你們,只是不入流的新人團體而已。
 
失敗在所難免。前路茫然難尋,但人還在,希望還在,你們曾失望,卻未放棄。
 
那一年,韓流開始盛行在中國廣袤無垠的土地上,而你和你的兄弟們,或從一些人眼前晃過,
或被一些人評頭論足,指手畫腳。
 
他們不知道,你們會在趟出怎樣一條不平凡的道路,無法複製,無法重來。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1999年,你,20歲
 
這一年,你們如同是在背水一戰。第一張專輯的失敗,如一塊沉重的巨石,壓在每個人心裏,沉甸甸。
 
時光太過久遠,已經揣測不到當年的你們,是怎樣在質疑且略帶嘲諷的眼光裏,逆流而上。那舉步維艱的境地,不是所有人都會明瞭。
 
或許也曾想過放棄,也曾惴惴不安,也曾在嚴厲的責駡聲中,悄悄拭去眼角的一滴淚水。
 
如今回想起來,當年焦灼徘徊的情緒,現在已難覓行蹤。時至今日,只有兄弟們回憶你說過的一些話,做過的一些事情。
 
“如果不能留在這裏,EIRC說,我們去美國做音樂。”
 
不知道是孩子們的天真心性,還是那時候,你已經贏得他們的信任。一句話,竟然讓他們銘記這麼多年,直到現在,還心有戚戚的時常提起。
 
或許應該感謝那些同甘共苦的日子,沒有那些時光,你們彼此的牽絆,不會這樣深重且深刻。
 
感情總滋生在瑣碎的時光中間,密密瘋長,待醒悟過來時,已是無法解開的糾葛。
 
那年,你們通過賭上一切的勇氣和必勝的決心,打拼下自己的一片天。
 
二輯,《T.O.P.——Twinkling Of Paradise》,天堂的光。
 
柴可夫斯基的名曲被你們重新詮釋,湖畔白衣勝雪,六位少年張開雙手仰望星空的彼時,也打開了屬於自身的未來十數年的漫漫長路。
 
那時,MINWOO的嗓音高昂,東萬額前飛舞著一縷白髮,樸家老五美得像花兒一樣;
那時,那個驕傲的小王子不再叫鄭弼教,可愛的小六精神抖擻的唱著RAP搖晃腦袋;
那時,你手腳長的似乎不成比例,寬大的衣服垮垮塌在身上,笑容裏三分狡黠,七分少年張狂。
 
那些年少時候勃發向上的模樣,看起來,真的好漂亮。
 
SBS人氣歌謠取得第一的那天,你們在後臺哭的一臉幸福,原來眼淚也不只是有鹹澀的味道。
 
有些道理,要慢慢長大,慢慢明白。
 
如同多年後回頭,才知道每個人只有一次青春年少的機會。看似可以選擇,其實還是沒有選擇。
 
沒有選擇的選擇,稱之為命運。
 
所幸時間不曾湮滅那時的光影,而你們,不曾錯過那瞬間即逝的好時光。
 
那一年,你們立于天堂之畔,笑容青澀,身形單薄,面前是一池碧水,這個畫面凝結於時間的夾縫中,一夢十年。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2000年,你,21歲
 
這一年,或許是許多人眼裏平靜無波淡而無味的一年。
 
然而,那些光鮮背後的辛勤汗水,那些微笑背後的苦楚酸痛,我們,看不到。
 
意氣風發少年模樣,有些美好的願景漸漸在心裏某個角落生根發芽,等待著開出繁華的花。
 
千禧年的十字路口,你並沒有經歷向左走向右走的迷茫,而是和兄弟們一起憧憬著明日的美好。
 
彼時,你還沒有經過任何大風大浪,也不會知曉現時順利的底下,竟然隱藏著無法預知的暗流洶湧。
 
三輯,《only one》,唯一的人。
 
這張專輯裏,你畫了煙熏妝,那清澈眼睛,原來可以這樣妖孽。你身邊的他們,和你一樣,或是妖異如精靈,或是在低頭的一瞬間傾倒眾生。
 
MV鏡頭閃過,你從惡童的棒球少年變成速食店的小夥計,簡直讓人無法想見,這個只有寥寥幾個鏡頭的你,日後竟然在影視界大放異彩。
 
這一年裏,你的身體已漸漸脫離少年的青澀,顯露出成熟男子的痕跡。你身邊的他們,和你一樣,肩膀漸漸舒闊開來,長成可以依靠的厚度的一天,指日可待。
 
你身邊的他們,是不是也沒有想到,這個平素根本看不出隊長風範的你,會在以後漫長的時日,帶領你們一步步走向榮譽頂峰。
 
恐怕沒想到的,不只你們,你們當局者迷,旁觀者的我們,也不見得清醒。
 
《Only one》,唯一的人,唯一的你和你們,字面上的意思。
 
而是不是自那時起,你們已經相許了自己的未來?
 
幸福頻道,年代久遠的節目,看起來都有些模糊不清的懸而又懸。白衣白褲白帽依然遮掩不住你黑得透亮的皮膚,看得分明的,還是你那雙有神的清涼墨色眸子,偶爾開口說幾句,便是長手打開典型的文氏講話方式。
 
是我們的錯覺嗎?你們笑容似乎少了些,多了的,是眉間淡淡的不安和小心翼翼。
 
角落裏,是ANDY戴著口罩低頭默不作聲的模樣。
 
沒人知道,卻總會知道。或許野心和夢想,屈辱和奮進,這些合攏的詞語已然向你們昭示著什麼。
 
那時,前方是混沌一片,而你們之間的羈絆還很脆弱。
 
那時,你們都只是懵懂少年,看不破,參不透。
 
這一年,有什麼悄悄降臨了,強大的扭轉了一些人的命運,改變了另一些人的道路。
 
可當時,誰都不曾看到。
 
 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 
2001年,你,22歲
 
提起筆,卻遲遲無法落下,因為這一年,有些記憶太過鮮明。
 
這一年,你們擁有了人生中第一場演唱會,燈光絢爛如油彩,映著六人挺拔身影。
 
這一年,你的音樂創作力與表現力讓人吃驚,《Reminiscence》、《My everything》……freestyle的rap靈動自由地訴說著你對世界的理解,對人生的態度。
 
這一年,你們依然去海邊拍攝了照片,但卻不再是那個陽光下蹦跳的少年,似乎只是一夜之間,便迅速披上成熟的外表,逼迫著自己長大。
 
四輯,《Hey,come on》,略長的額發蓋住眼睛,性感而狂野的招惹著世人。
 
但缺少了一人的你們,如何開心的一起前行。
 
即使已站在時間長河之彼岸,即使我們已預知故事的結局,再回首那一年的風風雨雨,仍莫名恐懼。
 
如果命運之手在揮舞中差以毫釐,如果錯身間留下的空白被定格成空虛,如果……連假設,都是那麼無力且慌亂。
 
幸好,假設中的如果永遠沒有答案,你和你們已用以後數年的光陰向我們證明,什麼才是神話完整的涵義。
 
於是,我們只需為四輯中你更加男性化的形象而心動,為《Wild Shinhwa》寫真集裏性感的身形臉紅不已。
 
我們只需看到你和成員滿滿的通告安排,異常頻繁的在廣告綜藝、劇場秀場裏露面,而無需揣測你們經歷了怎樣的彷徨無措,擔憂驚懼,卻又隱忍努力。
 
因為總有些疼痛,來的無聲又無息。
 
直到萬人召集演唱會,黑暗中彼此牽著手,由jin的口中說出那個想念了許久的名字,瞬間,臺上台下眼淚潰堤。
 
而一直在寂靜無聲中仍強自鎮定,壓抑情緒的你,卻在摘下眼罩看到座無虛席的演出現場後,突然掩面蹲下,無聲啜泣。
 
原來,外表淡定從不曾失態的你,在內心裏,也曾經那麼深深的懼怕失去。
 
五輯的fanmeeting,你站在臺上心神不定,頻頻的回頭張望,後臺那個剛剛歸來的身影是否還在視線裏。
 
直到最後,他換上大紅的西裝,用墨鏡遮住哭腫的眼睛,同你一起站在臺上,你是否才有了失而復得的真實感。
 
感謝你們,緊握彼此的手,無論風雨從不曾想要放棄。
 
感謝命運,已給予了我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結局。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2002年,你,23歲 
 
這是你們出道的第五年,經歷了生離,經歷了失而復得,經歷了無數跌倒再爬起,終於在這一年,所有努力開始有了回報。
 
五輯,《Perfect Man》,完美男人。
 
一年間,你們奔波于韓國、日本、中國,切實的感受到如日中天的人氣。
 
這一年,你們褪去了所有青澀,男孩的天真和男人的性感交織在一起,充滿力量的舞蹈和歌曲,強勢和溫柔並存。
 
你的rap依然霸氣十足,低沉性感的聲線,給每首曲子,生生烙上獨一無二印跡。
 
一切看上去都那麼美好,似乎沒有一絲陰霾,所有不幸都散去,只留滿目繁華。
 
可在這一年,你們已經決心,同進同退,面對即將到來的那場動盪。
 
或許,只有經歷過才能知道,比離別更加殘酷的是生死,比挫折更加讓人絕望的是失去重頭來過的機會。
 
這一年,某個落雨的夜晚,你們險些經歷一場“死別”。
 
很多年後,你們說,感謝jin那時最終醒了過來。
 
平淡的語氣,想像不到當時是如何的慌亂與恐懼,但那些眼淚,卻是怎麼也無法抹去的記憶。
 
艱難且惶然的日子,每個人多少都會碰到。有些人就此放棄,在命運的洪流中隨波流淌,而你們,從來不是那樣的男子。
 
憑藉五輯的完美表現,你們在年內各種音樂節目中頻繁拿獎,你以為,你們以為,我們以為,
許許多多的人們以為,這一次的大獎再不會旁落。
 
可是,時間的車輪即便碾碎人們的記憶,也壓制不了怒而勃發的憤楚。
 
有人苦惱,有人喊叫,有人質疑,有人興奮,那麼多雙眼睛,卻沒人看的到你們心頭的傷。
 
你伸開手臂摟住流淚的兄弟們,離開,已是必然,沒有回頭路。
 
從那一刻起,你們就只有彼此的肩膀可依靠了。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2003年,你,24歲
 
現在回憶起才明白,那是一段怎樣動盪的歲月,太多的不安和揣測,太多的艱難和困阻,太多深刻而血腥的前車之鑒。
 
之後的很多年,有些故事成為眾人口中的傳奇,為人津津樂道。而在一切都還是未知數時,煎熬其中的滋味,是那麼痛並焦灼著。
 
命運的十字路口上,刻有一句話:赴此路者,必得放開執著。
 
六輯,《Wedding》,婚禮。
 
但同公司那份並不算美好的關係,終於到了了斷之時。
 
在你們之前,很多組合也走到同樣的分岔路口,但只有,也僅有你們,走出了一條活路。
 
其實遊戲的規則複雜卻也簡單。當六個人坦誠相對,彼此絕對信任,共同的信念,便建造成了一堵厚實的可以依靠的牆,再多的風雨來襲,也要踏實許多。
 
而那些只能用時間來證明的事,就交給時間吧。
 
那年,你們離開了那家經濟公司,帶著屬於自己的一切離開了。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,經歷了怎樣的辛苦和拉扯,抉擇和放棄,驚心動魄和如履薄冰,你們都不願再提起。
 
而你也只是在以後的採訪中淡淡說道,也有過苦惱,只能和東萬商量一下。或許,這些對於你而言,都是再自然不過,理所應當的事。
 
那年,你開始在廣告界嶄露頭角。喝醉了會不停的說“megpass”。
 
那年,你說,就算沒有足夠的資金,我們也決定要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。
 
那年,你在導演給的0.5秒的考慮時間後決定出演第一部電視劇。初當演員對你來說是無疑是挑戰和折磨的,初試演技的你,緊張的戰戰兢兢。
 
那年,你在日記裏認真的分著老年派年輕派;煮著慧萬醬湯;深夜出去兜風,帶回了一隻叫金槍魚的小狗。
 
回過頭再看你寫下這些率性單純的文字,溫暖如陽光般和煦,卻不禁有些唏噓。因為此後的很多年裏,你再也不肯與我們分享如此純粹而孤獨的時光。
 
那年,你臉上依然有幾分稚氣,眼裏清澈無痕;那年,你還沒有聲名拖累,展開雙翼想要衝上雲霄;那年,你們真正明白了神話這個名字對於你們的意義;那年,你們不知道未來是怎樣的漫漫長路,因為夢想似乎近在眼前……
 
你說:人生不是推開那些阻擋去路的障礙,而是經過那些以後變得成熟和帥氣的人。
 
我相信,你是信仰這句話的。
 
於是,你默默的扛起隊長的責任,知道只能靠自己雙手來守護珍惜的一切。那個在宿舍和成員瘋玩瘋鬧的大男孩,成長為值得所有人依靠的存在。
 
但很多時候我們會忘記,那年……你也只是個孩子。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2004年,你,25歲
 
這一年,命運之神似乎慷慨了起來,你們的堅持不懈和之前的孤注一擲,在這年開花結果。
 
七輯,《Brand New》,新生。
 
那並不是段輕鬆的時日,無數視線聚焦在你們身上。從SM公司集體逃離後的第一年,所有人都想知道,你們要如何繼續過往輝煌。
 
但一切壓力與質疑,眾多的謠言與猜忌,在你們驕傲的眼神笑容中,在你們一次次伸出手,齊喊“我們是神話”中,煙消雲散了。
 
彼時,你因為徐正民開始被更多人認識,得到了始料未及的成功。
 
於是你陷入了迅速膨脹的人氣帶來的困擾中,一個人躲到了濟州島,需要時間好好思考。
 
環境逼著你要變成另外一個人,沒有人問你願意不願意。那句“燒焦的味道”似乎成為另一個你的代表詞,讓你有些許的無奈。
 
片場那個面對鏡頭青澀不安有些無助,但卻認真拼命的你,可愛,也讓人心疼。
 
因為是哥哥,有些軟弱只能自己咬牙挺過去,你要做的,是成為能給弟弟們遮風擋雨的一片天。
 
不知不覺間,你已經有了傾倒眾生的風華。
 
那年,東萬拍了電影,你說,你其實也很貪心那個角色。
 
那年,你創作了個人第一首歌曲,在日記裏尖叫著迫不及待的把它貼了出來。“作詞作曲編曲Eric”這幾個字耀的眼睛生疼。
 
那年,你拍了很多廣告,首爾的大街小巷到處可尋見你身影,於是你開始厚臉皮的叫自己CF star
 
那年,你告訴一個不負責任的記者,有什麼話要說,就請直接來找我eric,神話不是那麼好見的。
 
那年,你們拿到了盼了7年的歌謠大賞,六個人紅了眼眶擁在一起,不能自已。你眼角泛著淚光舉著獎盃的樣子,刻在了很多人的記憶中,久久不能忘懷。
 
其實還有很多值得紀念的事情:
 
比如,你和東萬一起合作了一首叫《liar》的歌曲。聚光燈下,那個黑人頭HIPHOP青年,用自己的方式在祭奠一份酸楚的愛情”;
 
比如,你站在了演技大賞的領獎臺上,拿著新人賞獎盃,拘謹的澀澀笑著,五個兄弟沖到臺上給了你最熱烈的擁抱。
 
比如,你以神話的隊長的身份,在日記裏很真摯很誠懇的拜託大家,請不要說我們(神話)沒有誠意這樣的話。
 
比如……
 
2004年,你們在一起的第七年,無論是“神話”這個名字還是成員個人,都在聚光燈下開始閃閃發光。
 
你開始迅速的蛻變,少了幾分孩子的心性,磨下去幾分年少的張狂,多了些王者的氣勢,眼裏目光堅定。
 
或許在你帶領著他們決然離開時,也曾有過迷茫,有過膽怯,有過恐懼,因為身上背負的,是六個人的未來。
 
但你們笑到了最後,笑的很好。
 
神話這個名字,不再是一個商業的符號,它因你們的付出,而有了骨血,有了精魂,融合在每個人的血液裏,無法區分。
 
你們共同守護住的這份榮耀,無比璀璨。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2005年,你,26歲
 
這一年,你們六個人的事業各自做的風聲水起,延承了前一年的輝煌。
 
你的演藝事業開始步入正軌,一部《新進社員》,你捨棄了帥氣的外表,頂著一頭捲髮,笑的一臉得意。
 
如今,很多人現在還願意叫你小虎,那笑著的樣子,很好看。
 
那年,你沒有去成Hyesung的首場showcase,事後你彆扭的發了短信,要他好好看鏡頭。
 
那年,你在Min2th的MV裏,扮演了一個隻露出背影的侍者,體貼的替他拉開車門,看不見你表情,只見到Min開心的笑容。
 
那年,你去Wan的拍攝現場探班,給劇組人帶去了禮物。萬大笑著摟著你的肩,緊緊擁抱。
 
那年,你在日本受到盛大的歡迎,入境那天,機場湧來上千人,為了一睹你的模樣。見面會上,你笑得一臉羞澀,眼角卻飛揚著自信的光芒。
 
那年,你接拍了第一部電影,在首映前,你緊緊抱著jin說:怎麼辦,好緊張。就像個孩子一樣不安而彷徨。那刻,仿佛又看到了那個初試演技時的你。
 
而這次,依舊有你的兄弟們在影院裏給你起哄助陣,他們永遠不會錯過你值得紀念的時刻。
 
也是在那年,你坦蕩的承認,自己有了相愛的戀人,希望得到所有人的祝福。你一直在那個最不容易真實起來的環境裏儘量的活得真摯,活得磊落,活得不迷失自我。
 
你說:終究和別人一樣都是為了吃飯生活,卻要帶上假面去迎合大眾,把自己當作另一個人……雖然人氣和愛情是我的擔子,但再也不想為了成為富人而看他人眼色,將工作和幸福分離開來。
 
Idol和fans的關係,泡沫人氣和真實生活的關係,你看得如此清楚,甚至理智得有些冰冷。
 
你渴望那些追隨你的fans,也是能給你真心祝福的人。 
 
你渴望那些說喜愛你的人,不是僅僅因為你結婚與否才喜愛。
 
你在險峻的演藝圈騎士般守護著自己的愛情,我們只想,為這樣的你而驕傲。
 
時間總是流逝的太快,來不及過多品味。這一年。像是蜜桔般散發著淡淡的甜味,久久的留在心裏,揮之不去。
 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2006年,你,27歲
 
那年其實……有些事情並不願再提起。如同任何幸福都不會純粹,多少摻雜著些悲哀。
 
你的傷讓所有人心碎,眼淚淹沒記憶。
 
如果你能預先知曉這場事故,會遺留下怎樣的傷痛,你是否會在那瞬間重新選擇?
 
但你不會,因為你是文晸赫。
 
06年你的生日,是在醫院裏做著奇形怪狀的蛋糕,皺起鼻子,笑得一如孩子。
 
我想你並不想知道,那缺了一人的fanmeeting上,臺上台下,都有人為你流下眼淚。
 
八輯,《State Of The Art》,舞臺之巔。
 
儼然王者歸來的架勢,那是你們數年打拼所博得的地位與尊重。
 
首爾con上,有個人拍了抽風的MV,穿著肥大的hihpop衫蹦蹦跳跳。
 
上海con上,有個人讓我們第一次見識到黑人頭的魅力,橙色的海洋成為我們最初且最珍貴的回憶;
 
釜山con上,有個人為了討另一人的歡喜,跳起了柔軟的桑巴;
 
日本con上,有個人從片場抽不出身,晚了那麼一天到達,滿臉是掩蓋不住的疲憊。而那場Con結束的時候,他扶著欄杆,一步步挪下舞臺,轉身對記者露出勉強的笑容。
 
我們以為你一直沒有改變,卻忽略了時間的強大。
 
其實你累了,是麼?
 
那年你為新劇剃了清爽的短髮,修了細長的眉毛,好像突然回到了最初那個樣子。
 
那年你拍了一部向王家衛致敬的MV,片中人有著冷酷的外貌溫暖的內心,畫面裏的你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眼神暗淡而絕望。其實那時你腰還很疼,只是那份疼痛,只能暗自忍受。
 
那年你的愛情還很甜蜜,驕傲的對所有人說,她是你的理想型。
 
那年你們快樂的在一起,笑的沒心沒肺,以神話之名,無比驕傲。
 
那年Wan說:神話之於我來說,不是選擇,而是生命。
 
那年你們說:一直到死,都想要在一起。
 
那年歡笑來的太不真實,悲傷來的太過疾速,以致之後的歲月裏,想起這段日子,總是感動伴著淚水。
 
請好好珍重,因為你們的快樂平安,才是我們最大的幸福。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2007年,你,28歲 
 
這一年,你一直很安靜。結束了一段戀情,完成了一部電視劇,此後便進入了一段“悠長假期”。
 
Wan的1th很成功,Min的3th很火熱,Hyesung的2th萬眾期待。
 
Jin成為新一代的韓流明星,最小的弟弟也投身到新的領域,綻放耀眼光彩。
 
他們各自打下了一片天,光芒交相碰撞,神話江山風起雲湧。
 
而我們只是間或從他們的活動中,小心分辨出你的身影。
 
有人說,你們不再是一體了,各自發展各自打拼,神話之於你們六人,只是個供人憑弔的名號。
 
我們但笑不語。
 
你說:現在不想對神話放手了,不,是不能放手
 
因此我們堅信,始終會有一雙有力的手臂,攏住他的兄弟們,緊緊的護在懷裏。
 
年末那一場演唱會,你立於久違的舞臺,不知是什麼心情。
 
台下是追隨你們多年的歌迷,臺上是十年不曾分離的兄弟。
 
是幸福的吧,因為你笑得很好。
 
不是看不出你眼裏的疲憊,不是看不到你輕輕扶著腰,不是看不見你略略發紅的眼角和眉間輕輕蹙起的紋路。
 
只是你如此驕傲,我們即便心疼,也只微笑著看你風輕雲淡。
 
舞臺上,你們再次跳起那曲《TOP》,原來多年歷練後,那歌,竟如此震撼人心。
 
天鵝湖畔六個白衣男子,如今張開豐滿羽翼,舞臺似乎已變得狹小,容不下這光芒。
 
最後一個動作,整齊劃一,你們伸直雙臂,仰望天空。時光瞬間倒流,某年某日那六個青澀的孩子,依稀浮現在記憶裏。
 
原來時間已過去這麼久,男孩長成男人。
 
縱然有些單純無處可尋,縱然一些滄桑爬上眼角,縱然那些閃閃發光的青春已隨風消散。
 
但那份堅定與執著,從未動搖。
 
而你,從始至終,一直堅守在原地,成為令人無比心安的存在。
 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2008年,你,29歲
 
這是你和他們在一起度過的第十一個年頭,眼角有了淺淺的紋路。
 
此時,你們之間已不再需要什麼語言,熟悉的像自己掌心裏的紋路,一個眼神一個手勢足以明白一切。
 
我們已經逐漸習慣,在他們口中,拼湊著你生活的痕跡。
 
以一盤pizza為代價的作詞,一張遲遲未出現的solo,一個曾輕易捨棄的機會……
 
或許還有其他一些什麼,但那都不重要了。
 
9th的宣傳圖在眼前出現那一瞬,所有人都在感歎。大氣,冼煉,歷經歲月後的風華。
 
只是除了你們自己,誰都不會知曉,到底這一路,多少飄搖。
 
站在時間的尾巴上,或許你會回過頭,看身後歲月荏苒。
 
不再單純,不再意氣,不再銳利,取而代之的是王者的沉穩,立於舞臺頂端。
 
那些過往,在身後凝成一條河,漫過時間的淺灘,緩緩地流淌過眼底,清明一片。
 
你們從來都不是神,只是平凡而溫暖的普通人。但因為你們夠堅持,夠勇敢,夠忍讓,夠包容,所以,沒有人離開,沒有人放棄
 
神話之名,於你或你們,是命運是責任,是來時走過的路,是未來不願醒的夢。
 
每個人都失去一些,得到一些。
 
而你,沈默的站在他們身後,就那麼平淡無奇的,奉獻出整個20代。
 
你的付出換回的,不只是那一個名號,還有血肉相連的五個兄弟。所以你微笑著說值得,轉過身,給我們看你堅定的背影,強大而寂寞。
 
如果你願意相信,未來那空白的日子裏,我們會一直留在這裏,用心守望,跟隨你選擇的道路前進。
 
你們不離,我們不棄。
 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最後來回憶下之前的一些年,你們還未相遇,有著各自的生活,不同的理想。
 
有人離開故土,有人孤獨成長,有人執著夢想,有人無憂無慮。
 
那時的你,還是個有點內向的孩子,黝黑的皮膚短短的頭髮,笑起來有點傻乎乎,露出白色的牙齒。
 
那時的你,還是一個叛逆的hiphop青年,穿肥大的褲子,戴銀色的耳環,跳囂張的街舞。
 
那時的你,住在LA的某個角落,平凡無奇的過著自己的人生,生活好似一條筆直而平坦的大路,一眼能看到盡頭。
 
誰又能知道,未來的某一年裏,命運生生走了拐角。你會遇到另外五個人,並且糾纏之後的十數年歲月,血濃於水。
 
有時候會想,如果沒有當年那次選秀,你會不會過著平淡的日子,有一份好的工作,娶一個溫柔的妻子,有幾個可愛的孩子,假日的時候帶著他們到公園草地上嬉戲。
 
就那麼緩慢悠長的消磨掉歲月,不用經歷日後的種種大起大落,充滿了幸福,溫暖,艱辛,苦痛,如戲一般的日子。
 
其實並沒有如果,萬物因緣而生,因緣而起,你走在自己選定的路上,驕傲無比。
 
在你們還未相遇的這段時光裏,請不用害怕孤單,要知道未來,會有六個人緊緊握緊彼此的手,並肩前行。
 
而最初那個幸福的笑容,那些單純的夢想,請永遠的保持下去。
 
那是我們所有人,繼續愛下去的動力。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尾聲:

如果多年後,一切喧鬧歸於平淡。

但回首記憶的縱深處,會有某些人,某些事,靜靜的留待在那裏,如羽翼般輕柔的覆蓋在時間的流水上,零星的碎片散落在上面,熠熠發光

在我心裏,你們永遠是那個翩翩少年,在我年輕的歲月裏,對我微笑。

你們的意氣飛揚,我們的如癡如狂;

你們的美麗哀愁,我們的歡笑心傷;

那麼多那麼多,猶如一條條藤蔓,蜿蜒糾葛過彼此的生命,無法分離。

年華似水,你們的臉龐,隱隱看的出時間的痕跡,笑容從青澀到迷人到顛倒眾生。

流年無聲,你們的眼睛,淺淺有時光的塵埃落入,眼神從稚嫩到飛揚到深沉內斂。

十年一夢,你們守護的,是我們所有人的夢想。

說感謝太過生疏,說偉大太過高尚,說永遠太過虛幻。

我只知道現在,你們能夠驕傲的伸出手,重複著那句“我們是神話”。

是的,你們一直都是。

也許未來,在某個潮濕的夜裏,細雨會淋濕所有愛的記憶,你們的,我們的。

雨點暈開一層又一層瑣碎的過往,露出堅實的內核,上面刻著:“you are my true love” 

這一刻,會感覺到非常幸福,非常幸福。
 
 
 
 
 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以上 FR : 百度吧/ERI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 

your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